河南淅川: 绿了山川 富了乡亲

水晶莹,山碧绿,秋日里的河南省淅川县丹江口库区,景色宜人。

10月20日,紧邻水库的老城镇下湾村软籽石榴基地,累累枝上实,满腹饱珠玑。红灯万盏的果园里,王文亮一边采摘,一边招呼过往游客:“咱这石榴不仅红艳圆润,而且籽粒无核,吃起来甜汁欲滴,满腮生津。来,尝尝吧!”

剥开的石榴澄澈莹润,品尝的游人赞不绝口。

王文亮家原有5口人,90多岁的母亲常年卧病在床 ,刚刚离世;妻子患有硬皮病,欠下不少医疗费;俩孩子一个刚离校门,一个仍在读书。家徒四壁,一贫如洗。

“背靠岵山,面朝丹江,村里路、电、通讯样样不通,全村69户328人被‘堵’在水库边,人均6分薄田填不饱肚子。‘挣钱靠务工,住房靠雨棚,一年到头手空空’!”谈起过去,下湾村党支部书记王应伟感叹,乡亲们守山守水守着穷呀!

 

在淅川县丹亚湖软籽石榴种植基地,果农们正忙着将采摘的石榴往基地外运。杨振辉 摄

“世代生活在丹江边,水涨一次搬一次。在过去半个多世纪里,村里搬4次!”今年80岁的王三娃老人噙着眼泪介绍,从1958年冬开始,4次搬迁,饱受颠沛流离之苦,家都安不下,咋能不穷?

下湾村的贫困状况,正是淅川县的一个缩影。淅川作为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渠首所在地和核心水源区,守着“大水缸”,握着“水龙头”;同时,也是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和河南省深度贫困县。截至2015年底,全县15个乡镇159个贫困村28678户97110人处于贫困线下。其中,深度贫困村就达98个。

“淅川的贫困既有交通闭塞、生态脆弱等共性因素,也有其特殊性,即为了守护一库清水造成的奉献致贫。”淅川县委书记卢捍卫介绍,全县国土面积的92.8%在水源区,为保护水质,乡亲们“树不能伐、鱼不能捕、矿不能开、畜不能养”。然而,发展脚步不能停。“我们扛稳水质保护和脱贫攻坚重任,以‘两山理论’为引领,以绿色脱贫为主线,立足县情,确立‘短中长’三线产业结合的绿色发展路径,让绿水青山成为富民增收的‘金山银山’。”卢捍卫说。

靠山吃山,靠水吃水。淅川县把生态产业发展融入脱贫攻坚工作,因地制宜,培育特色,作好短线、中线、长线规划。短线发展中药材、大闸蟹等“短平快”产业集群,确保短期可脱贫;中线发展软籽石榴、薄壳核桃、杏李等生态林经套种产业集群,确保中期可致富;长线依托生态和人文旅游资源,做大做强旅游业,确保长远可持续小康。

 

淅川县仓房镇磨沟村,农家乐成为村里的支柱产业之一。杨振辉 摄

2016年春,淅川县引进生态农业公司,在老城镇下湾等滨水村庄发展软籽石榴,下湾村268亩坡地全部流转。公司从村内招工,负责林果管护、采摘。

王应伟介绍,在推进产业发展中,县里按照“政府主导、市场主体、三权分置、利益共享”模式,土地所有权归集体、承包权归农户、经营权归公司,农户实现“一地生三金”:土地500元/亩流转给公司,农户得“租金”;公司把栽好后的果树反租倒包给农户,每亩720元,农户拿“薪金”;果树收益时,农户和公司按1:9分成,农户又拿到了“股金”。

王文亮算了自己的“收入账”,土地流转费每年近4000元;公司务工每年3万6;再加上到户增收的分红,每年仅果园收入就达5万块!

淅川县县长杨红忠介绍,在推进高效生态产业发展过程中,县里出台多项政策,在基地建设、生产设施、信贷支持、资金扶持等方面给予补贴,积极整合农业、林业、水利、交通等项目资金,使项目跟着基地走、服务跟着产业走。

“2016年,县里还通过移民避险解困项目,在水库边为家家户户盖起了二层新居,站在楼顶就能观水景、看日出、听涛声。瞧,咱也享受了‘海景房’!”顺着王文亮手指的方向望去,一栋栋白墙灰瓦的连体徽派小楼,依山就势,鳞次栉比,自然得体……村子的前方,正是烟波浩渺的丹江口水库。

石榴扮靓“海景房”,映红村民致富路。乡村采摘游悄然兴起,农家乐如雨后春笋。2018年,贫困户石正英借了7万元对自家房屋装修升级,并在家门口搭建了钓鱼台,开启“吃、住、钓”旅游服务模式,当年就还清了所有借款。

“今天的好日子,像石榴一样火红甜美!”石正英笑得像花儿一样。2019年底,下湾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摘帽。像下湾村一样,共有67家企业入驻淅川投资生态农业,3.4万贫困人口在绿化库区中,捧起“生态碗”,吃上“生态饭”,走上致富路。

与下湾村一江之隔的,是滔河乡东闹裕村。

时令已过寒露,秋意渐浓,闹裕河的水明显清凉了许多。贫困户周玉庆、蔡建明正在河边为鱼塘机械增氧。“寒露过后,气温渐降,会对鱼类生长造成影响,我们改良塘内水质,为鱼类安全过冬做准备。”周玉庆一副专家范儿。

“两山夹一河,河边穷人窝;地薄无收成,旱涝守空锅。”东闹裕村共200多户人家,贫困户就达109户484人。周玉庆回忆,两岸山坡上土层浅薄,每逢旱季,小麦长不到半尺、玉米不过米把,乡亲们为填饱肚子犯愁;到了雨季,山洪暴发、河水咆哮,木桥被冲毁,乡亲们为买袋食盐而苦恼……

涓涓流淌的闹裕河,怎能成村民的眼泪?“东闹裕村的优势也在山、水,咱得把山水资源变成致富资本。” 滔河乡党委书记张本贵介绍,“我们在山上栽果树、种中药材,守住水土、促民增收;在河两岸发展优质淡水养殖,让闹裕河优质的水源,成为乡亲们致富的源头活水!”

 

淅川县马蹬镇大闸蟹养殖基地内的大闸蟹喜获丰收。杨振辉 摄

撸起袖子,说干就干!在乡镇干部的协调下,一座投资180万的公路桥横亘两岸,一条22公里的柏油路联通了东闹裕村与山外的世界;在扶贫干部的帮助下,荒山上长满了核桃树、林下套种黄姜、迷迭香千余亩;在村组群众的努力下,河两岸开挖优质淡水养殖塘55亩。村里成立合作社,让贫困户以扶贫小额贷款入股分红,财政全额贴息,农、林、水、路等项目整合倾斜。甘甜的闹裕河欢快地奔流,塘中大闸蟹、武昌鱼、黄颡鱼尽情地戏耍……

受益于“短线”产业,2019年,东闹裕村108户贫困家庭享受产业奖补90.165万元,65户享受淡水养殖分红2000元,75户享受光伏发电分红3000元……当年,103户478人脱贫,贫困发生率降至0.51%。

对于靠近景区、水库的贫困户,淅川县立足区位优势,以创建丹江湖国家5A级景区为龙头,构建环丹江湖旅游圈,设立旅游发展基金,制定农家乐宾馆奖励扶持办法,把贫困户嵌入旅游链条精准受益,让好风景变“好钱景”。

位于仓房镇磨沟村的鸿运山庄,每逢节假日总是生意火爆。烹制丹江鲜鱼、小炒山间野菜……店老板周伟说,有了这项营生,许多人不出家门就能挣到钱,比外出打工强。原来,脱贫攻坚战打响后,淅川县整合生态移民及应急避险项目,给当地办农家乐的贫困户人均补贴7000多元。周伟家领到6万多元后办起了农家乐,营业5年来,每年收入超10万元,还带动三个贫困家庭顺利脱贫。在磨沟村,像周伟一样共有37户村民办起农家乐。

农家乐,乐农家。截至目前,全县建成乡村旅游示范村36个、乡村旅游示范园40家、农家乐和特色民宿500多家,旅游从业人员3万多人,年接待游客达到500余万人次,2019年旅游业综合效益36亿元,带动人均增收1500元。

如今的淅川,山越来越绿。发展软籽石榴、杏李等林果38.7万亩,林下套种中药材面积达50%,实现四季常绿、季季有花,“水源”“林海”“果乡”“药库”“胜地”等特色生态品牌响彻中原;三年治理荒山53.2万亩,森林覆盖率达45.3%,人工造林面积连续13年位居河南省前列。

水越来越清。六年持续向京津冀豫4省市输水340亿立方米,相当于2400多个西湖,北京、天津、石家庄、郑州等沿线19座大中城市5310多万居民受益,水质持续向好,109项全因子均符合地表水环境质量达标Ⅱ类标准,其中常规项目95%以上符合Ⅰ类标准,特定项目100%符合水源地水质标准。

乡亲越来越富。截至2019年底,淅川县贫困户产业扶贫参与率达100%,每家每户实现2个以上扶贫产业叠加,贫困发生率由2015年底的10.66%降至2019年底的0.9%,今年2月已正式脱贫摘帽。淅川“短中长”三线产业结合绿色扶贫的特色做法,作为典型案例编入焦裕禄干部学院培训教材,“短中长”模式成为水源区深度贫困县产业扶贫典范,被评为“大国攻坚、聚力扶贫”全国十佳优秀扶贫案例。


日行一善,善暖人间。

https://www.cywgy.com/lshb/202010/679.html